执着的李涯有没有可能变成吴敬中?《潜伏》告诉你:天亮了醒醒吧

更新:2019-10-21 22:52:42浏览:2628

简介:这可能是看了《潜伏》之后发出的感慨,但是这感慨可能发错了。细看《潜伏》,我们就会发现:做李涯就做不成吴敬中,《潜伏》中特点鲜明的两种人,一种全死了一种全赚了。所以当你设想做不成李涯就做吴敬中的时候,电

有些人曾经感慨:我想成为李雅,但我不小心变成了吴敬中。这可能是看了《潜伏》后的感觉,但这种感觉可能是错误的。仔细观察潜伏期会发现,如果你是李亚,你不可能是吴敬中。《潜伏》中两个不同的角色都死了,都得到了。因此,当你想象自己不能成为李娅而成为吴敬中时,电视剧和生活会用一只脚把你踢醒:“醒醒,现在是早上!”

此时,我们不禁要问自己:有了李亚的坚持,我们能成为吴敬中吗?答案当然是明确的:绝对不可能!如果你不相信我,让我们看看《潜伏》中两种人的结果。

事实上,李娅、乔杉和谢若琳可以被视为同类。他们似乎都有一种愚蠢的精神,在达到目标之前不放弃。异同点在于,乔杉有权力,谢若琳贪财,而李雅想做事。他们的共同特点是坚持不懈。

与李雅和卢巧山的谢若琳相比,吴敬中和余则成是另一种人——当然,我们也可以说余则成是故意装成吴敬中人。这两个人的共同特点是他们非常狡猾:他们也想要权力、金钱、房子和汽车,但是他们不会因为其中任何一个而使自己处于危险之中。

关于李路雅桥山的谢若琳,六天前我们谈到:“潜伏的三个最执着的人,历史上很多,生活中很多。他们都不会有好结果。《潜伏》中三个最执着的人反映了三种生活追求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向前看,这里不再重复,因为我们谈论的是余则成和吴敬中,这与李路雅乔杉的谢若琳形成鲜明对比。

首先,我们必须声明一件事,那就是,余则成是一个坚定的人,他在吴敬中面前行动——你必须这样说,否则你知道后果。

余则成说话慢,做事慢。他甚至看起来有点木讷。吴映洁京被他骗了:“你心情沉重,手也不硬。你不适合潜伏”。

事实上,余则成是无情的。当吴敬中刺杀军队叛徒李海锋时,他没有看到余则成的武装手有多稳定,眼镜后面的眼睛有多稳定。

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,当他碰到李海锋的脖子,仍然感到有脉动时,他立即重新装上枪,再次测试。即使是第一个被他杀死的司机也再次进行了测试。

如果吴敬中看到这一幕,他肯定会出冷汗:这是一个自然杀手,冷酷、冷静、冷漠、冷血!

在余则成的策划下,鲁乔杉被崔萍射杀穿过寺庙。余则成坐在对面。他端着咖啡的手从未颤抖过,他的笑容和春风一样温暖。

就是这样一个余则成,当初(以后我们再谈)竟然愚弄了老谋深算的吴敬中,认为他几乎与世界没有任何争议,只是想在自己的大树下享受凉爽,对了,贪小便宜,即使当了天津火车站的副站长,也不会对自己构成太大的威胁。结果,由于余则成的努力,美元、金条、古董字画,甚至飞虎队陈纳德将军乘坐的斯捷潘克轿车,都被源源不断地送往吴敬中。

随着利益共同体的形成,即使余则成峨眉山额头上有一道不好的印痕,吴敬中也只能替他掩盖:马奎死了,乔杉死了,李娅死了,渗透者不是余则成,那只能是吴敬中本人。但是吴敬中不敢赢得余则成或者让他凭空出现——别以为毛仁峰是个傻瓜,一个副站长凭空消失了。如果天津火车站没有被发现,那么他就不配当特勤局的头儿。

仔细看,余则成不是不爱钱,也不是不喜欢过悲惨的生活。有饺子的时候,他绝对不会吃什锦面,他还跟翠屏发牢骚。我喜欢吃得好,也喜欢金条,因为“这些金条可以为游击队买一支步枪”,这让崔萍很高兴。这不禁让我们想起谢若琳的名言:“同样的两条金条,哪一条是高贵的,哪一条是肮脏的?”

对金条和饺子的态度和对左蓝、翠屏和深秋的态度是一样的。我们将不描述细节。我们只需要说一句话:当有左蓝的时候,就有翠屏,翠屏还在,他有深秋。余则成悄悄地收集了一条左蓝留在会场的围巾。那时,他不是渗透者。他的身份仍然是伪装成记者秘书的军事特工。为了挽救晚秋,一个文艺年轻女子本应被免职以避免未来的麻烦,余则成行使了“上网”的权力——说余则成没有任何感情,估计读者不会相信。毕竟,温柔的深秋比翠屏迷人得多,翠屏用大嘴巴抽了一支长茎的中国烟斗。

余则成想要一切,吴敬中非常清楚这一点,所以他更加信任余则成——就像在帝国时代一样,有一点贪婪和爱好的朝臣比直朝臣更受皇帝的爱戴和信任。

吴敬中起初把目光转向别处,认为余则成是受他人摆布的温顺棋子。当所有的疑虑都集中在余则成身上时,吴敬中不能离开他。吴敬中将社会主义变成了商业,他发现了渗透者余则成的新用途,他的身份已经公开。万一彻底崩溃,这只小眼睛的小狐狸是我最后的生命线。他也可以把我和“那边”相提并论。

执着的李·刘亚·乔杉·谢若琳为他所执着的东西献出了自己的生命,这也被认为是“宁死不屈”的一生,而余则成可以继续用两袖金风美——余则成的潜在生命潜伏在他的怀中,但这比回到单位后穿着粗布、吃粗粮要滋润得多。吴敬中曾在光明和黑暗中帮助过余则成,只要余则成不暴露在外,他可以继续在内外进食。他是他的大老板,一个富人。许多系统称首席执行官为大老板,这可能是从吴敬中时代传下来的。

吴敬中是官场的典范:他在一开始就用自己的毅力获得了一个很高的职位,并且以仁慈和居高临下的态度看不起他的下属。他的下属成了竹篮里的螃蟹。他不仅忽视了对网站管理员宝座的攻击,而且在下属互相指责对方黑暗的过程中,吴敬中发现了自己的脾气,抓住了自己的弱点。

吴敬中用诡计制服了他的下属,开始了他自己的生活。他选择的搭档是余则成,他对副站长的职位“不感兴趣”。在生活中,吴敬中表现得像余则成的大哥。在他的工作中,他自然而然地大力培养。这就是为什么余则成有机会先后除掉马奎、乔杉和李亚。

吴敬中的经典语录太多了。如果它们被引用得太多,那就是一个麻烦:每个字都发人深省,但仔细思考它们是有意义的。在那个困难时期,吴敬中就像一个职业经理人,只要座位上有房子和汽车的票,他愿意为任何人做任何事。

如果有一天他从“沈凯物流”换了工作,我们一点也不会感到惊讶——他的家人也姓吴,已经换了五个营地,而且一直很兴旺。我们有理由相信吴敬中和他的兄弟邵洲吵架了。即使火星人占领了地球,他也能迅速改变角色。

最后,我们必须提到一件事:崔萍和李娅一样执着,他一生中可能不会走出那个小镇——只要余则成不被曝光,她将会匿名一天。

崔萍一辈子都不会走出这个小镇,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余则成已经按照上级的要求在深秋结婚了。当然,余则成不会知道崔萍已经生了一个儿子。他甚至可能不知道崔萍的真名和隐居生活。

即使余则成知道崔萍的消息,会是什么样子?当他成功回到家乡的时候,他怎么能在深秋去看崔萍和他的儿子呢?

推荐新闻

热门新闻

最新新闻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ezelins.com 龙日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